德育园地列表
校园360全景展示
育实之路
德育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学生园地级社风采 > 狼王 ——一匹狼的成长

狼王 ——一匹狼的成长

日期:2013年12月17日 12:58

一.
 


  我出生的那天,整个狼群都沸腾了,狼嗥鸣声在山谷里回荡着,伴随着我尖利的叫声。

  我的出世早已注定是万众瞩目。我的父亲是狼群的王,有着一身乌黑发亮的毛,他高高在上,强壮凶悍。母亲雪莎是狼群最美丽的母狼,通身银白,高贵优雅。我一岁时,父亲就带我登上他的狼王峰。站在高石上我兴奋地、骄傲地注视着一匹匹狼充满崇敬地亲吻我和父亲的脚尖,幻想着以后自己也能成为狼王,住在这群山的最高峰上。
 
  黑仔是我的好朋友。他虽没有我这般幸运,可除去身份、样貌,他什么都比我优秀。我不服,跑去找亚桑叔叔(父母忙于族中事物,由亚桑叔叔照顾我)。他笑着用粗糙的舌头舔着我的头,说“傻孩子,你父亲是狼王,你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怕啦!没有谁敢欺负你的。”我咧开嘴,是啊,黑仔怎么争得过我。



二.



  童年一晃而过,我愈发高大英俊,却不健壮。猎食格斗实在不是我的拿手好戏,从小到大,我只捉过一些田鼠、山鸡闹着玩儿。
 
  亚桑昨天送来的狐狸老了些,我没怎么吃,跑到母亲那要了一只野狗。“怎么又来要吃的?也不见你自己猎点东西来吃!”母亲愁容满面。我吸吸鼻子,“我用不着自己猎食,亚桑送来的都吃不完!”母亲瞬间满面愠色,“没出息!你父亲他都……”她突然不说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时,黑仔叼着一只肥大的野猪小跑进了父亲的山洞。母亲看看他,又意味深长地凝视着我,最后说“算了,你走吧。你也帮不了什么。”我满心不自在,望着黑仔的背影,愤愤地想,“拍马屁!”便头也不回地下了山。



三.



  好几天没有见到父亲母亲了,到处都没有他们的身影。与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许多跟我一般大的年轻公狼。狼群中只剩下我和未成年的小狼,老狼还有一些母狼。我孤独又疑惑,不祥的预感弥漫心头。大家的神情好像在隐瞒着什么,我拦住他们逼问,他们有的只是不停地摇头叹气,有的用鼻头轻触我的脚尖以示安慰,有的则厌恶而愤恨地躲开。我愤怒不安却又无可奈何。

  终于,在一个残阳如血的下午,消失的他们回来了。嘈杂声,愤怒的叫喊声,悲痛的嗥鸣声混杂在一起。回来的狼都浑身伤痕累累,不是短了前脚就是折了后腿,有的被削去了耳朵,还有的秃了尾巴。黑仔驮着一匹黑狼和我的母亲走在最后。母亲拖着一条鲜血淋漓的后腿一瘸一拐地上山来。银白的毛杂乱着,染上了斑斑血迹。黑仔瞎了一只眼,幽黑的眼眶像一个深不可测的洞。他走到我面前,弓下身子将那匹狼放到地上。那黑狼的身躯冰冷僵硬,显然死去多时了。我定睛一看,险些昏倒,失声叫出来“父亲——”许多狼闻声蜂拥而至,围住了父亲的尸体。我似乎挨了当头一棒,重重跌坐在地上……

  失去狼王的狼群沉寂多日,元气大伤,倍受打击。亚桑告诉我,北方的一群狼实力强大,几次来领地挑衅,父亲这才亲自出征。他怕我受伤害,将我留下,还不许任何狼告诉我真相。我仰天长啸,不是感激,是恨自己无能懦弱。



四.



  几天后,众狼汇聚在狼王峰选取新一任狼王。黑仔昂首挺胸站上高石,就是曾经父亲带我傲立在上面接受狼群行礼的那块。我顿时热血沸腾,吼叫着扑向黑仔。他轻松地将我摁倒在地上,利爪抵住我最薄弱的喉,狼群一阵唏嘘。黑仔空洞幽黑的瞎眼让我不寒而栗。“笨蛋,”他露出尖牙,“就凭你?可怜你父亲竟有你这样不争气的儿子。空有一副好皮囊。”说着,在我脸上划了三道深口子,火辣辣的,鲜血如注。“少做梦了,给我滚得越远越好,永远别回来!我的狼群不需要你这种败类!”我羞愧不已,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下了山,滚烫的鲜血夹杂着泪蒙蔽了双眼。



五.
 


  就这么被赶出狼群,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地方了。我按压着心底的悲伤,努力寻找一个容身的地方。突然,我的耳朵捕捉到一丝丝细细的脚步声。我警惕地竖起全身的毛,露出牙齿和利爪,做好了攻击的准备。猛地转身,竟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母亲!我的心隐隐作痛“不会连你也要杀我吧?”她停住脚步“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会伤害你?我知道你很想报仇、夺回位置,可是没有人帮你,你绝对做不到。”一滴泪悄悄滑落眼角,“谢谢,”我轻轻地说,“原来我不是孤军奋战。”

  我们安顿在一片离草原不远的湿地,那里隐蔽安全又方便猎食。“记住,”母亲说“你一直都是我和你父亲的梦想。”于是,我第一次如此认真地跟母亲学习格斗猎食的技巧,为了那天闯入心灵深处的梦想,也为了父母亲。母亲并不耐心,总是因为我的一个小动作稍显笨拙而扑上来撕咬下我的一撮毛,她总在跟我格斗时大喊“你连一只瘸腿老母狼都打不过吗?”日复一日,我不断地学习、练习、实践,拼了命地猎食,因为母亲从不出手打猎,尽管她完全可以,我猎不到食物的代价就是两匹狼一起饿肚子。

  然而,这样简单的日子不长,不幸还是再次降临。一个傍晚,当我叼着一头鹿回来却再也找不到母亲,地上只有几根金雕的羽毛。母亲在和一只大金雕一番打斗后还是被叼走了。那日的鹿肉已不记得什么滋味,只知道滚烫的热血夹杂着我汹涌的泪水一齐涌进喉咙。



六.



  一切残酷似乎都在逼着我成长。失去了母亲,我反而觉得自己的心更加坚硬了,而且有些冰冷无情了。身上也因为各种疯狂的尝试而留下一个个狰狞的伤口:被羚羊角顶破了肚皮,被鹰爪刺入脊背,被虎牙撕破耳朵……我想,是时候回去了。

  沿着熟悉的路登上狼王峰,我感觉自己的热血就要喷涌而出了,我要为梦想而战,为这里的一切而战!狼王峰、狼群,这一切都是我的!黑仔走到我面前,他的黑毛油得发亮,身材修长,肌肉匀称,容光焕发,“终于回来了啊,等你好久了。”我感到脸上的肌肉一阵阵发紧,“让位吧,免去一场恶战。”“不,”他狞笑着“不会是恶战,我怎会让你跟我恶战呢?唉,吃了不少苦吧,瞧你,遍体鳞伤,毛也稀稀拉拉的。”身体里积蓄已久的力量就要爆发了,“承蒙关照!”我咧开嘴露出利刃似的长牙,闪电般扑上去。他闪身,扭头要咬我脖子。长期的锻炼使我身体灵活,我一跃到他背上,瞬间顺着他的脊骨拉了一条口子,白骨森森,血如井喷。他气喘吁吁地支撑着,又主动出击,利爪直冲我的咽喉。我稍稍侧身,伸出前爪,迅速挖掉了他的另一只眼“嗷——”他惨叫着,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我不想要你的命。这是我谢谢你为我照顾了这个狼群这么久的礼物。”我狠狠地说。“我是废物了,还活着做什么!”他哀号着,一头撞向高石,来不及阻拦,他已脑浆迸射。我叹了口气,依旧坚定地踏上高石。



七.
 


  亚桑微笑着走来,轻吻我的脚尖,“欢迎回来,我的狼王!”群狼涌过来行礼,高声呐喊着“狼王!狼王!”我平静的注视着他们,昂起头,极目远眺。没想到,梦想实现的这一刻,我竟如此安静、镇定。

  父亲、母亲,看到了吗?是你们用生命让这个狼王梦重重闯入青春的我的心房,深深地扎下根基。今日,我终于将它实现。我还是你们的骄傲吗?

  “嗷——”我大声嗥叫,嗥鸣声回荡在山间。我将带着我的狼群再去找那群北方的狼,为父亲和死去的同胞们报仇。
                                                                                                         
 

所属类别: 级社风采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页面版权所有 © 2014 广州市越秀区育才实验学校 粤ICP备14015188号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南街1号联系 E-mail:gzyxycsy@126.com 电话:020-87352279 联系人:严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