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育园地列表
校园360全景展示
育实之路
德育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信息园地教育新闻 > 小升初从明考到暗战 “面谈”公平成焦点 --转自南方日报

小升初从明考到暗战 “面谈”公平成焦点 --转自南方日报

日期:2013年11月26日 17:17
小升初从明考到暗战 “面谈”公平成焦点 --转自南方日报
    “小升初竞争的残忍,接近一个家庭可以承受的底线!”10月中旬,广州市民办教育协会与多名民校校长开会,就是否取消“小升初”民办学校选拔考试一事征求意见。消息传出,瞬间触痛众多家长[微博]的神经。

    10多年来,广州甚至放眼全国一线城市,关于“小升初”政策的变化就没停过。一个又一个家庭使尽力气“吃透”政策,削尖脑袋把孩子送入各类好学校。

    相比早教、幼儿园、小学等,“小升初”的起跑线因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的介入被普遍认同存在。但原意为孩子减压的政策更迭,反而引出民校混战、公校私招、培训机构“抢坑”等恶性循环,最终受害的还是孩子。

    “小升初”的起跑线已经歪曲了很久,歪在了中国义务教育的关键处。如何理顺这条起跑线,人们热盼理想的答案。

    崭新的“杯赛”

    “这些其实可以看作‘坑杯’比赛的前哨,即使目前不是,将来也会是一个趋势。”所谓“坑”,就是名校入学名额,“坑”越多其含金量越高。

    11月16日、17日,距曝出“民办学校可能取消考试”的消息仅过去一个月,广州市越秀区、黄埔区、海珠区的个别公办小学内就静静地举行了不同类别的“学科知识竞赛”。

    林先生的儿子就读广州市越秀区农林下路小学六年级。他告诉记者,该校大约有五六十名六年级学生上周收到广州市某老牌重点中学“15日(周五)参加考前培训,17日正式考试”的通知,“这学期期中考[微博]试考得比较好的学生都接到了邀请函”。

    记者向该校了解情况,对方称“只是一个培训机构借场地考试而已,并非点招”。但在“广州奥数网”、“广州妈妈网”、“E度教育论坛”上,备战小升初的家长们却认为这是校方的“托词”,有可能借培训机构之手提前“掐尖”。

    同日,另一个竞赛在南武中学开赛。这次公益竞赛面向老三区六年级学生,只考数学和英语。培训机构称,当天有四五百名学生参加。

    虽然培训机构与中学都否认学生的比赛成绩与2014年的入学挂钩,但该杯赛曾在2012年举办过,前50名学生可免费推荐到省一级学校。

    除了民办培训机构组织的竞赛外,教育部门也针对某些中学的特长班招生组织相应的比赛,比如黄埔区的“春苗杯”、天河区的“星空·智慧杯”等。其中,“春苗杯”对应的分别为86中、123中、港湾中学和石化中学。

    就在16日,86中举行了一场“校园开放日”活动。上午开放校园供家长参观并介绍该校招生情况及“春苗杯”比赛成绩的适用情况;下午则举办了一次“春苗杯”模拟测试。“难度堪比民校联考。”有家长感叹。

    一个周末,三个杯赛“热身”,使小学四、五年级学生的家长对“民校若不考,怎么办”的议论更为激烈。

    “这些其实可以看作‘坑杯’比赛的前哨,即使目前不是,将来也会是一个趋势。”一名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择校”、“坑班”近年来一直被教育部明令禁止,因此学校和培训机构的操作都越来越隐晦,随着上个月“民校考试有可能取消”的消息放出,有的民校甚至公办学校就想到联手校外培训机构,有可能私下委托机构来组织考试或竞赛,选拔出优秀生源后,民校或公校再“面谈”。

    所谓“坑”,其实就是名校的入学名额,一个班或一个杯赛对应的“坑”越多,其含金量越高,也就越受家长的追捧。

    而往年在11月下旬开打的培训机构生源战也因明年政策的“扑朔迷离”而前置到今年的10月下旬。

    记者了解到,由于明年的政策尚未明朗,家长们比往年更热衷报读“小英赛”及语数英的特训课程。“即使不搞考试了,但只要有实打实的证书或奖状在手,起码简历也会比别人的漂亮。”一位自我形容“刚着手准备,就已经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的母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正为女儿同时报读小升初的“飞虎班”和“小英赛三阶段班”。

    混沌的“江湖”

    “其中有明着来的,如民校联考或公办外国语学校招考;也有暗地操作的,就是一些老牌公办中学初中部;更有暗箱操作的‘条子生’、‘关系生’。”

    广州家长们盯上“杯赛”源于上个月的“有关消息”。

    10月16日下午,广州市教育局突然召集部分民校负责人开会,就民校取消“小升初”考试征求意见。10月22日,广州市教育局公布《广州公办外国语学校特色办学指导意见(试行)》通知,明确广州市、区属11所公办外国语学校招生将取消考试,小学就近免试入学,初中阶段改笔试为面谈的方式招生。

    尽管教育部门回应有关明年的初中招考办法会在明年初公布,但所蕴含的“变数”令每一个“六年级生”家庭紧张。

    “小升初竞争的残忍接近一个家庭可以承受的底线!”程东(化名)说出了许多家长的心声,“几乎所有家庭都被裹挟其中,不是想不择校就能不择校的。”

    程东的儿子今年就读某省一级小学六年级,成绩连年排在班级前三。即使有着这样令人羡慕的成绩单,程东夫妇二人也为儿子明年在哪个中学升读初一伤尽脑筋。

    “我们本来想让儿子有个开心童年,没有让他上过什么补习班,但详细研读了这几年的招生政策后就不淡定了。”程东认为,以儿子的学习习惯和资质要读一线公办初中是没有问题的,但中间要迈过“电脑派位”的坎,“这是要讲运气的。”

    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只能选择民校联考或者参加某个别公办初中暗地里组织的招生考试。“现在要是突然‘不考了’,那可怎么办!”

    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小升初”政策明晰而简单,即考试入学为主和针对极少数的学生择优入学,保送生不足5%;90年代中后期开始实施划片电脑派位。但随着推优、特长生、“条子生”等择校途径的增多,越来越多学生参与电脑派位却不在获派学校报到。

    2000年,广东推进示范性高中建设,参评条件之一本身必须是独立高中,一批公办传统名牌中学的“初中部”就此被脱钩出来,传统的优质初中学位霎时产生了巨大的缺口。与此同时,一些社会资金开始在广州寻找机会“入场”。

    “广州也就顺理成章把因取消初中部而流失的优质初中学位推向了民办力量。”回忆起11年前女儿考入育才实验学校的光景,宋女士依然“心有余悸”。在她看来,大批优秀生源因“报读无门”被迫成了“高价择校生”。

    2005年,在时任育才实验学校校长李统耀的倡议下,13所民办学校组织起广州市首次民校联考,规定联盟内各校5月1日后才能宣传,小学毕业试后才能进行统一考试。及后,广州的民校联考每年都吸引了约4万考生参加,竞争约4000个学位,考录间的激烈程度堪比高考[微博]

    优质生源的流失也让越来越多的公办学校坐不住了。不仅公办的外国语学校加入了“摆明单马”的考试阵列,与民校争夺生源;仍然保有初中部的名牌中学也偷偷地自办“择校考”提前“掐尖”。

    如今,广州“小升初”主要形成了“电脑派位(个别区采取对口直升办法)、公办学校独立招考、民校联考”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中有明着来的,如民校联考或公办外国语学校招考;也有暗地操作的,就是一些老牌公办中学初中部;更有暗箱操作的‘条子生’、‘关系生’。”一位教育界人士称,考试拼的是“分数”,不考试那些拼的全是“爹娘”,爹娘走投无路了,就剩下派位或直升,拼的是“人品”。

    林静(化名)目前是华师附中高一学生。作为三年前的“牛娃”,她毕业于东风东路小学,拥有华杯二等奖、小英赛二等奖、钢琴英皇8级等耀眼成绩。“我当时平均每天做四个小时奥数、三个小时英语。小升初最折磨人,比初中升高中还痛苦。”

    “不考”的设想

    “广州的生源数量几乎是杭州的5倍以上,如果真要取消笔试,通过设置几个环节来面谈录取学生,招生周期必将拉得很长。”

    广州“小升初”的风云再起,发端于教育部今年的明令。

    今年8月25日,教育部颁布了《关于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招生有关问题的意见》(教政法函〔2013〕15号),规定了“无论公办还是民办学校,接受适龄儿童少年入学都不得采取考试方式进行选拔”。

    10月,广州市开始了相应的正式部署,即就民校取消“小升初”考试征求意见。至今仍然有大部分民办学校、培训机构、家长认为,“不可能说取消就取消。”

    但熟悉内情的教育人士明白,这次取消“小升初”民校招生笔试并不仅是广州的事,而是一场从上至下解决教育公平性问题的一个举措,浙江今年已经全面实行,北京、上海、湖南等地也在跟进。

    “我们开始也以为是征求是否取消笔试的意见,但会议透露的信息是不用再讨论要不要取消,而是征集我们取消后怎么做的意见。”一名参加了征求意见会的民校负责人说,“现在的问题是取消笔试后如何录取?”

    目前,广州有420多所初中,其中公办初中270多所、民办初中150所。今年广州有11.9万多名小升初学生,其中3.7万多人次争夺公办学校(含外国语)提供的4000多个择校学位,4.4万人次争夺优质民办学校提供的4500多个学位。

    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民办学校如何招生对广州“小升初”的格局有着重要影响。

    10月28日,广州市12间民校负责人自发组团前往浙江温州、宁波等地考察“小升初”民校录取方式。考察团从浙江回来后释放的第一个信息就是“如果不考,招生周期肯定要拉长”。

    以今年为例,民校联考统一在6月29日展开。“从命题、监考、评分、录取到缴费,所有环节一个星期就能搞定。”一位民校负责人告诉记者,该校去年有4000多人报考,如果每位学生面谈半小时,起码要三个月才能完成面试。

    “广州的生源数量几乎是杭州的5倍以上,如果真要取消笔试,通过设置几个环节来面谈录取学生,招生周期必将拉得很长。”据悉,12位民校负责人考察回来后取得了一定的共识,他们会将相关意见汇总成建议书上交广州市教育局。

    民办学校在焦急地等待“新政”确定,校外培训机构却在“守望春天”。

    据了解,小升初可能取消笔试消息传出后,个别民校已经接到一些培训机构希望合作举行招生模拟考的电话或邀请。“过去我肯定拒绝,但万一真的不给我们考试了,我们就得考虑了。”一位民校有关负责人说,“因为我们要权衡有没有精力搞好面试,以及考虑面试是否客观、能否公平选拔的问题。”

    “现在小升初民校联考的培训份额大约占我们业务量的一半以上。”某机构负责人认为,如果民校联考取消,择优录取的方式就会依赖各种竞赛证书或者合作机构的摸底考,不管哪一种,对培训市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拓展。

    这些“不考”的设想犹如一颗颗不定时炸弹,埋在家有小学生的父母心中。

    近日,记者采访了20个小学毕业生家庭、20个“过来人”家庭。在40个样本中,有31个家庭认为民校联考违背了国家义务教育阶段关于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就近入学的相关规定,但在无法保证公平接受优质教育的前提下、在僧多粥少的格局中,考试反而是目前最为公平的一种方法。

    取消民校考试后

    记者手记

    “面谈怎样保证公平?”受访家长最担心的是明考转为暗战后,小升初最后扼杀的是平二代、贫二代上升的渠道。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与新浪教育[微博]频道联合开展的网络调查显示,79.8%公众认为治理“小升初”择校热首选为“均衡教育资源,有效缩小学校差距”;其次为“全面公开的阳光录取招生程序”,占42.5%;还有40.2%的人认为应该“恢复‘小升初’统一考试”。

    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多的教育界人士希望教育部门审慎而行。

    “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入学是今后努力的方向,但在取消民校考试的同时,应该有可行的(招生)操作方案。”资深教育专家、华师附中前任校长吴颖民认为,不能简单地认为取消民校考试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在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资源发展不均衡的现状下,我们应该尊重这些孩子和家长通过择校让自己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愿望,让他们有选择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认为,取消考试并非根本之举。“如果缺乏义务教育均衡做支撑,免试的结果很可能是加重学生、家长的焦虑。”

    熊丙奇提出,真正健康的义务教育办学环境是,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政府保障90%的公办学校办学质量均衡,同时允许受教育者根据自身的家庭情况、学生情况选择民办学校,同时尊重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

    “该问题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征求意见,目前还没有下定论,不会马上下禁令。”对于外界的讨论,广州市教育局回应媒体称,“我们希望进一步遵循国家法律法规的相关要求,完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招生方式,更好地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公平,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促进学校特色发展,从而促进素质教育的全面实施。”(记者 谢苗枫 闫昆仑 实习生 杨璐 曹菲 策划 胡念飞)

所属类别: 教育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页面版权所有 © 2014 广州市越秀区育才实验学校 粤ICP备14015188号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南街1号联系 E-mail:gzyxycsy@126.com 电话:020-87352279 联系人:严主任